明显陵位于湖北省钟祥市城东北5公里的纯德山上,始建于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迄于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历时47年建成,是明世宗嘉靖皇帝的父亲恭睿献皇帝朱祐杬、母亲章圣皇太后的合葬墓。


  1988年元月明显陵被国务院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11月30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作为"明清皇家陵寝"的一部分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2008年4月,显陵被国家旅游局批准为AAAA级旅游景区。


  明正德十四年(1519年)六月十七,明宪宗朱见深的第四子朱祐杬薨逝。明武宗朱厚燳赐谥为“献”,在松林山选定吉地,按亲王规制坟园,翌年四月初三安葬;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朱厚熜被迎往北京入继大统,是为明世宗。朱厚熜即帝位后,自立统嗣体系,不顾朝臣反对,追尊生父朱祐杬为皇帝;同年六月,推尊朱祐杬为“兴献帝”。


  明嘉靖三年(1524年)三月,又加尊为“献皇帝”,七月献皇帝神主奉安于奉先殿东室观德殿,上尊号“皇考恭穆献皇帝”。


  明嘉靖五年(1526年)九月,“奉安恭穆献皇帝神主于世庙“;嘉靖十七年(1538年)九月则追尊庙号为“睿宗”;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恭迎献皇帝神主供入太庙。朱祐杬被追尊为皇帝后,原有兴献王坟也相应按帝陵规制升级改建。


  明嘉靖二年(1523年)四月,兴献王坟原覆黑瓦换为黄琉璃瓦,并修筑神路桥等。


  明嘉靖三年(1524年)三月,王坟正式更名为显陵。


  明嘉靖四年(1525年)翌年正月,工部左侍郎顾麟等受命督工,按朱厚熜钦定“图式”兴建新的玄宫,并用一座称为“瑶台”的高大砖石平台,将新旧宝城串联起来,形成了明代帝陵中前所未有的特殊格局。


  明嘉靖六年(1527年)十二月,朱厚熜“命修显陵如天寿山七陵之制”,修葺宝城、宝顶并重建享殿,增建方城明楼、睿功圣德碑楼、大红门,并在龙凤门前的神路两侧建置瞭望柱和12对石像生等,开始大规模的改建。


  明嘉靖十年(1531年)二月,朱厚熜又将松林山敕封为“纯德山”,立碑建亭。嘉靖十七年(1538年)十二月,朱厚熜的生母章圣皇太后病逝,朱厚熜亲赴北京昌平天寿山,在长陵西南的大峪山下卜定吉壤,准备将显陵北迁,并下命武定侯郭勋和工部尚书蒋瑶等督工建造新陵,并“欲迎皇考梓宫迁于此”。


  明嘉靖十八年(1539年)三月,朱厚熜南巡后返京,四月视察大峪山陵寝,并与显陵风水形势进行比较后,认定“峪地空凄,岂如纯德山完美”;决用前议,“奉慈驾南袝”。同年五月,世宗派京山侯崔元护送母后灵柩南袝,七月同朱祐杬合葬在显陵新玄宫内。


  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改荆州左卫为显陵卫,以正军李貌才等1200余人充之。九月,命修显陵祾恩殿,遣内宫监太监黄锦,同巡抚湖广右侍郎陆杰提督工程。


  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四月,又下命改建享殿即祾恩殿“如景陵制”,以工部右侍郎卢勋兼都察院右莶都御史提督工程。


  明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七月,诏修显陵二红门左角门、便路及御桥、墙等。


  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九月,显陵扩建工程最后完竣。


  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九月,又遣工部左侍郎张守直重修祾恩殿,显陵的建造才最终告一段落。


  明末,显陵遭到破坏,据谈迁《国榷》记载,祟祯十五年(1642年)十二月,“李自成至承天,…攻显陵,焚享殿”,地面建筑木构部分毁坏。


  清代,显陵在地方官员的干预下,得到了一定的保护。显陵现存一通咸丰年间的石碑记载着地方官员要求乡里保护显陵的告示。


  民国时期,显陵陵区荒芜成为耕地,附近山民听信石像夜间复活吃庄稼的谣言,将部分石像砸坏。


  抗日战争时期,日寇侵占钟祥,窃走显陵部分石刻文物。


  明显陵规划总占地183公顷,其中陵寝部分占地52公顷,在这广阔的区域内,所有的山体、水系、林木植被都作为陵寝的构成要素来统一布局和安排。


  陵区后部的自然山丘为祖山,作为陵寝的依托;两侧的山体作为环护,中间台地安排建筑,九曲河婉蜒其间;前面山丘为屏山。四面环山构成“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的风水格局,体现了“陵制与山水相称”的原则。


  陵园内各建筑物的基础,大部分采用须弥座式的石雕台基,上刻简练精美的纹饰。门券石多以汉白玉刻龙纹贴面。


  陵园外罗城依山势而建,蜿蜒起伏,周长3438米,纵深1656米,有陵门两座,新、旧2门均以砖石砌筑,门前左右各立下马碑1通,碑上刻字为严嵩手笔,门内石板铺成的神道,直抵内城,经旧红门越御桥,神道正中鼎建着高大的睿功圣德碑亭,平面呈方形,占地344平方米,汉白玉石台基,下设须弥座,上为重檐歇山顶,四边各开有券门,正中立龙首龟蚨无字碑,碑亭后63米处设御桥,过桥便是陵区主要的墓饰建筑,迎面为汉白玉望柱,通高12米,下设方形须弥座,柱身为六棱形,望柱头为二层束腰云盘托着圆柱形云龙浮雕。


  内城正门为祾恩门,面阔三间;其后为祾恩殿,面阔五间,均仅存殿基;祾恩门两侧,尚存琉璃琼花、双龙壁。


  茔城分前后两圈城墙,中以瑶台相接,平面形状如哑铃,城墙周设堞垛和以汉白玉雕成的蟠首散水。前城直径112~125米,墙高5米,后城直径 103米,墙高5。5米,茔城前砌方形城台,下设券顶甬道,上建明楼。明楼平面呈正方形,楼内置“恭睿献皇帝之陵”碑,两侧列立正德年间为兴献王制作的圹志。城台之前,设石雕五供台和望柱一对,柱顶各立獬豸一只。


  瑶台与双茔城


  在明代帝陵中,前后两个宝城的建置绝无仅有;明显陵前后两个宝城的形成与其主人身份的变化紧密相关。


  前宝城建于明正德十五年(1520年),是朱祐杬死后按藩王规制建兴献王坟时建造的。朱厚熜登基后,追封其父为“兴献帝”,嘉靖十七年(1538年),其母病故,围绕是迁葬北京还是合葬显陵,嘉靖帝派人调查并打开了显陵地宫,发现地宫出水。嘉靖十八年(1539年),世宗亲临钟祥,并亲自策马登上宝城,在显陵后部立表,选定新址,出示新的地宫宝城图纸,按图修建,将其父母合葬于新寝,两宝城之间用很长的平台连接起来称为“瑶台”。所以在明代陵寝中,唯独显陵出现了“有两个宝城,中间有一瑶台”的特殊格局,且每个宝城都建有一套月牙城、哑巴院和琉璃影壁,并有独立的排水系统,这是显陵的独特之处。


  碑亭


  明显陵具有众多的碑亭,从敕封纯德山碑算起,已经发现或有文献记载的有“山曲碑”、睿功圣德碑、纪瑞文碑、纯德山祭告碑、加上尊谥记文碑、御赐祭文碑和御赐谥册志文碑、明楼碑等九通之多,除建于棱恩殿内的加上尊谥记文碑外,率皆建有碑亭(楼)。


  双龙琉璃影壁


  明显陵棱恩门两侧精美的琉璃影壁,为明代各帝陵所无。从现存墙体看,为琉璃仿木形式,上部为瓦檐,檐下是琉璃仿木构件,下部为须弥座,花心正面为琼花图案,背面为双龙图案,其做工较为精美。


  外罗城和内罗城


  明显陵的外罗城修筑于嘉靖十八年(1539年),以新红门为起点,围绕整个陵园,随山峦起伏建有一道庞大的外罗城。根据史料记载,“红墙周回一千零四十七丈五尺五寸(约合3489米)”,墙高4~6米不等,厚1。6米,黄琉璃瓦覆盖。罗城南北两端较窄,宽约300米,中间最大宽度达464米,南北通深1656。5米,呈“金瓶”形状。显陵的增筑系仿天寿山七陵之制,而此七陵只有陵宫区围墙,每座陵寝并无单独的外罗城,只是在天寿山陵区周围建有防卫森严的城墙。显陵之后,世宗在为自己修建永陵的时候,在陵宫区围墙之外,加建了外罗城一道,并为后世的定陵所仿效,形成了独特的帝陵制度。因此,显陵的外罗城是永陵、定陵外罗城的先声。


  内明塘之北为内罗城,取“前方后圆”的平面图形,其内主要建筑有祾恩门、东西燎炉、东西庑、祾恩殿、陵寝门、二柱门、石五供、方城明楼、前后莹城等,是陵寝重要祭祀场所和帝后寝宫重地。


  九曲御河


  九曲御河是明显陵陵区的主要排水设施,始修筑于明嘉靖二年(1523年),为砖、石结构,全长1687米,由东北向西南蜿蜒而过,贯通整个陵园。从神厨、神库北上,引松林山泉水(现为老虎冲水库),经外罗城下3个“三旋三扶”的水口而入陵内,泉水由神库房(现管理处)东南角斜穿,经内明塘南沿五号桥,然后转向西北,尔后向南,经过神宫监宫门,于南侧又转向东,穿过神道中部四号桥,紧靠棂星门,南下绕石像生,于望柱处向西横穿中心石拱桥三号桥,尔后向南绕过御碑楼,向东穿过二号桥,至旧红门东侧内罗城下穿出,向西穿过一号桥,于新红门西侧为出水口至外明塘。河道宽均4米,上游深约2米,下游近3米,呈“凵”形垂直墙体。河底由不同形制的青石板、青砖铺底,河道根据高差建有9道拦水坝。


  九曲御河以其形式明确结合风水意向的“弯曲有形”,被当地称为“九曲河”,显陵御沟排水体系较为完善、体现了“风水理论”,这与明前七陵形成了较为显著的区别。


  龙形神道


  从龙凤门再越御桥便是一条长达290米的神道,该神道一反左右对称和通直的原则,作弯曲龙行状,是为龙形神道。神道两旁,排列着石像生群,计有狮子、獬豸、卧骆驼、卧象、麒麟、立马、卧马各一对;文臣、武将各二对,接龙形神道的是最后三座御桥。


  内、外明塘


  在明显陵的规划布局中,按风水意向设计了内、外明塘。“明塘”取“明堂”谐音,明堂是风水理论中的重要概念,原意为陵区内部开阔的空地。靠近核心——“穴”的,为内明堂,不宜太宽阔,可“藏风聚气”;靠近外围的,为外明堂,要宽阔而忌狭窄,以为长久发展之计。[1] 外明塘建于明嘉靖十八年(1539年),因处在风水术中外明堂的位置,故称“外明塘”,外明塘位于新红门西侧,东西与外罗城相连接,空档之间的距离有80米,上接九曲御河出水;现外明塘是1999年复原的,东西长120米,南北长98米,呈椭圆形。根据《兴都志》记载,外明塘应“南至山曲脚下”,如今外明塘实际上只有原始面积的三分之一。


  内明塘的位置在棱恩门前,在较为开阔的广场中凡设置一池塘,《兴都志》与《承天大志》记载均称作“内明塘”。


  内、外明塘的建制为天寿山各陵所无,同时也是已知明代陵寝中的孤例。


  新红门和旧红门


  新红门为外罗城的门户,是明显陵陵区入口的标志,也是显陵由王墓扩建为帝陵的重要标志之一。与之相对应是旧红门,旧红门是显陵为王墓时的门户。最为独特的是,新旧两重红门不在一条中轴线上,这在中国古代传统建筑中较为少见,同时它也成为中国明代“陵制当与山水相称”的陵寝建筑文化的成功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