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荆州水利志》

开本:184mm × 260mm   1/16

字数:2928千字

出版发行: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

排版: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微机排版中心

印刷:北京新华印刷有限公司

版次:2016年12月第1次印刷

荆州地处江汉平原腹地,境内河流纵横,湖泊众多,乃水乡泽国。主体是长江汉水及其支流冲积而形成的河积、湖积平原。土地肥沃、气候温和、雨量充沛,过境客水多,水资源得天独厚。丰富的水资源带来舟楫之便和灌溉之利,世世代代滋润着荆州大地的沃土,孕育着万物,成为著名的鱼米之乡。同时,荆州又处在长江汉水由山地进入平原的过渡地带,“江出西陵,始得平地,其流奔放肆大,南合湘沅,北合汉沔,其势益张”。自古乃四战之地。洪水灾害一直是荆州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大制约因素。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全赖堤防保护,依堤为命。千百年来劳动人民同洪水灾害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自古荆楚多水患,治荆楚必先治水患。从一定意义上讲,一部荆州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与水斗争史。

荆州治水历史悠久,公元前613—前591年楚庄王时,令尹孙叔敖主持开挖江汉平原第一条人工运河——杨水运河,后人称这项工程为云梦通渠,沟通江汉航运,灌溉两岸农田。史称“孙叔敖治楚,三年而楚霸。”西汉时期,始有“夏,江汉水溢,流民四千家”的记载。东晋永和年间(345—356年)洪水威胁荆州城的安全,荆州刺史桓温命陈遵缘城筑堤防水,称之为“金堤”。这是荆州境内修筑堤防的开始。汉代以后,由于战乱,北方人民一部分南迁到比较安全的长江中下游地区,荆州境内出现侨置的州、县最多。他们需要土地耕种,于是围垸兴起。五代十国时,南平王高季兴都江陵,加固荆州城外的“金堤”,并向沙市延伸,同时修筑石首、监利堤防。917年修筑汉江右岸堤防,人称高氏堤。南宋时期大规模围挽滨江沿湖土地,修筑荆江沿江堤防,由于战事失利以及其他方面的原因,许多堤垸废弃了。陆游在他的《入蜀记》写到,乾道六年(1170年)九月八日至二十七日从石首至新河口,“有五乡,然其不及二千户,地旷民寡如此,民耕犹苦,堤防数坏,岁岁增筑不止”。尽管如此,由于人口少、围垸分散、堤防低矮,溃口所造成的损失相对要小。因此,洪水灾害在当时并不是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到了明朝,对防洪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明朝是江汉平原筑堤围垸的鼎盛时期。嘉靖元年(1522年)堵塞汉江左岸九口,迫使汉水归槽,钟祥皇庄以下至泽口统一的汉江河道形成。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堵塞荆江北岸的郝穴口,统一的荆江河道形成。荆州境内江汉堤防基本形成。迫使江汉洪水位不断升高,防洪形势日趋紧张。

清朝年初,继续鼓励围垦,至乾隆年间已达到“荒土尽辟”。堵塞穴口,挤占调蓄洪水的湖泊、滩地,洪水全由河道下泄,而河道自身安全泄量不能满足上游的巨大来量,来量与泄量不相适的矛盾日益突出;再就是堤防加高加固的速度赶不上洪水上升的速度,堤身低矮单薄、隐患甚多、管理废弛、所以一遇较大洪水便遭溃决。清嘉庆以后,汉江的防洪形势日趋严峻,洪水所造成的损失越来越严重。清道光二年(1822年)至道光三十年(1850年)的28年间,荆江大堤有18年溃口,平均1.6年1次;同期汉江堤防有12年溃口;东荆河堤有17年溃口。民国时期,荆州境内的洪水灾害比晚清时期更加严重频繁。荆江大堤有6年溃口,汉江干堤有11年溃口,东荆河堤有32年(次)溃口,监利洪湖长江干堤15年溃口,荆南长江干堤有22年溃口。从1931年至1949年的18年间,荆州境内有16年遭受洪涝灾害,几乎到了年年淹水的地步,给人民带来极其深重的灾难。

1949年以前,荆州农田水利建设一直处于落后状态,农田水利设施量少质差,农业生产长期没有摆脱“雨水农业”的困境。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非常关心荆州的水利建设,鉴于荆州洪涝灾害的严重性,首先把主要放在防洪建设方面,关好大门。1955年以后,大力开展农田水利建设。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打破传统的行政区划,按水的自然规律,以水系河流为纲,因地制宜,全面规划分片治理,分期实施的思路;充分依靠广大群众和工程技术人员的不懈努力及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经60多年的不断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形成了防洪、排涝、灌溉三大工程体系,抗御洪、涝、旱灾害的能力明显提高。已兴建的大量堤防、水库、涵闸、渠道、泵站、小水电、供水等水利水电工程设施,在抗御洪涝灾害、保障城乡安全,促进农业发展,供应城镇工业及人民生活用水,以及在发展航运、水产养殖、防治血吸虫病、水资源优化配置、饮水安全等方面,发挥了巨大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水利在荆州的社会经济发展历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荆州水利是一个涉及方圆千里、上下几千年、南北千万人的厚重话题。荆州的治水历史源远流长,荆州的治水人物层出不穷,荆州的治水活动可歌可泣,荆州的治水成就巨大,特别是荆州的治理。由于三峡工程建成,荆江河段的防御标注提高到100年一遇,遇1860年、1870年那样的特大洪水也有安全可靠的对策,避免两湖地区洪水泛滥造成人民生命财产重大损失的悲剧发生,为两湖平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安全可靠的保证。荆江的治理倾注了党中央几代领导人的心血,凝聚了荆州人民治理大江大河的智慧,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

自清朝以来,荆州已也有堤防专志,可至今无一部水利专志。为全面展示荆州水利事业的内涵和数千年治水发展历程,彰显荆州人民的治水业绩,荆州市水利局根据湖北省水利厅和荆州市史志办公室要求,从2012年起组织专班,收集整理相关资料,历时四载,数易其稿,并经湖北省地方志办公室、荆州市史志办公室、湖北省水利厅、长江水利委员会及有关专家学者评审,同意出版,终于使这部290多万字的《荆州水利志》付梓。它是一部具有存史、资治、教化价值的水利文史。

由于荆州水利事业发展历史久远,治水活动频繁,工程门类众多,编纂人员学识有限,书中难免出现疏漏差错,敬请广大读者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