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新布贴是一种起源于湖北阳新的工艺美术形式,其制作方式是用裁剪衣服剩余的边角,对一片深色的底布(多为黑色或深蓝色)加以缝制、拼贴、刺绣制作,拼布往往用色浓烈、饱满、大胆,彩色的拼布与深色的底布形成鲜明的颜色对比,形成色彩斑斓的艺术效果。


  阳新布贴起源于阳新农村。旧时鄂东南经济落后,百姓生活艰难,家庭的主妇们便将做衣服剩下的边角料充分运用起来,拼拼补补,慢慢产生了阳新布贴;这种手艺于是在阳新女性当中代代相传,传承至今。


  关于阳新布贴的准确起源时间,已不可考。但据年长的制作者口述,她是婆婆那里学来的,可见,民国时期布贴已很流行。如果从其呈现的多为吉祥图案看,可追溯至清代,至今已有200年的发展历史。


  楚文化的一大特点是尚赤色、尊龙凤,这一点与阳新布贴的某些特点是不谋而合的。阳新布贴有着自己鲜明的艺术特色和手工技巧,从外形上看,图案稚嫩朴拙、线条粗犷简洁,虽然造型简约,但其中包含着幼童般的稚朴;从色彩效果上看,对比浓烈,深色底布漆黑如墨,拼布浓墨重彩,将之大面积剪裁拼接于底布之上,形成视觉冲击,有着浓艳的美;从创作方式上看,无需谱本、全凭感觉发挥,不拘泥于某种具体的创作形式,体现了自由、开放的风格;从实际应用上看,妇女在制作时,往往会把对生活中的一物一品的感觉投射到布贴作品中,布贴做好后,其应用范围也十分广泛,小到幼儿用的馋兜,大到结婚用的礼服,只要是能运用布料的地方,布贴都能派上自己的用场。


  阳新布贴图案的内涵也十分丰富,虽然布贴图案的种类很多,但大都为崇尚鬼神和谐音寓意,包含了人民群众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和寄托在其中。以孩童的物品为例,小孩出生,家人给准备的布贴物品中,一般虎头鞋、虎面神兽马甲、孩样馋兜等,就是寓意"虎虎生威",孩子可以长得高壮,还有辟邪、驱走鬼怪之意,都是为了保佑孩子健康、平安的成长,家人把这份心情诉诸于手下的布贴当中,再让孩子穿于身上。还有结婚时的物品也是如此,枕套、手绢或者衣物上,阳新布贴的图案会选取鸳鸯、桃子等物品,鸳鸯寓意着二人感情坚贞、白头偕老,桃子则寓意着早生贵子。由此可见,阳新布贴的图案寓意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很多寓意是相通的,但同时,又在选物和选色上有着自己的地方特色。这也为阳新布贴走出阳新、走出湖北甚至走出国门提供了现实条件,一方面,阳新布贴所代表的,是中国文化的浓缩,是楚文化的结晶,是布贴文化中的奇葩;另一方面,布贴虽并非阳新独有,但是具有独特艺术风格的阳新布贴却是阳新所独有的,它有着不可替代之处。


  在人们普遍追求精致、复杂、高物质水平生活的当下,阳新布贴淳朴稚嫩、色彩斑斓的艺术特色,常能唤起人们心中对孩童时期的回忆,寻找到内心中仍然天真稚朴的角落。有不少人专门来到湖北阳新,探访民间还在传承布贴技艺的老人,向她们购买珍贵的布贴作品,或者前来学习布贴的基本制作方法。可见,人们对于美丽而又特色的文化一直都有着强烈的需求,而布贴中所包含的劳动人民的勤奋精神和对质朴的追求,也是今天的社会所急需的精神财富。


  虽然阳新布贴在阳新文化中一直保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也被列入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同其他民间手工工艺一样,不免受到现代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冲击。阳新布贴的发展现状仍然是"夹缝中求生存",有各种各样的原因限制着它的进一步发展和传承。


  阳新是一个山区县,改革开放以来,年轻人选择去城市务工的越来越多,像经济回报较低的手工艺布贴,是很难吸引年轻人留下来传承的,因此,一些年事已高的老人有着娴熟的技艺,但是往往找不到人传授,工艺面临着失传的危机,布贴工艺人面临着"断层"。


  同时,阳新布贴虽然是有特色的艺术品,但是在现今的社会经济条件下,已经有太多物美价廉的替代品可以代替布贴解决人们的日常生活需求,对布贴物品的使用,成了一种"小众"的审美,难以形成广阔的市场需求。


  还有,现在市场上布料种类琳琅满目,化学面料因其低廉的价格充斥在市场当中,阳新布贴在宣传推广的形象上,已经完成了从寻常人家的家用小物到华美的手工制品的转变,为了保证手工制品的质感,其面料要求比起从前只高不低,而好的棉质面料往往需要四处寻找,且价格颇高,这就大大增加了制作阳新布贴的经济成本。


  而且,阳新布贴的制作周期较长,因为是纯手工制作的工艺品,从画样、剪样,到贴布、粘边、拼布、滚边,每一道工序都需要用心琢磨、亲力亲为,做一个巴掌这么大的小物件,都需要耗时一两天,因此做阳新布贴的手艺人,需要有充足的时间才能完成这项工艺,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和工业化生产中,这又显得不合时宜。


  因此,在新的历史时期,对于阳新布贴的传承与发展问题,其面临的现状与从前是截然不同的,如何针对上述问题提出解决方案,是阳新布贴日后发展要面临的重要课题,尤其是濒临失传的危机更是阳新布贴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


  阳新布贴在今后应该如何留、传承、弘扬,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是每一个关注阳新布贴的发展与传承的人,都应该去思考、去参与的问题,非遗只有有了群众性的基础,才有焕发勃勃生机的可能。


  在现有的社会条件下,不妨从以下几点进行考虑。从政府的角度来看,政府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扶持力度关乎着非遗的生死存亡,政府可以挖掘和培养阳新布贴手艺人,以利好政策吸引年轻人来继承布贴;从技术的角度看,现代化的缝纫技术突飞猛进,适当地把现代化技术与阳新布贴相结合,既可以提高布贴的生产效率、压缩生产周期,也可以降低制作成本,这样就能够拓宽阳新布贴的市场生存空间;从观念的角度看,阳新布贴承载着很多古文化在当今时代的一种延续,在保留这一部分特色的同时,对阳新布贴作出因地制宜、与时俱进的革新改变也是很重要的,只有这样,阳新布贴才能更好地在现代化社会中完成自我更替,生生不息地发展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