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舰原名永丰舰,1925年4月13日为纪念孙中山先生,正式命名为中山舰。中山舰是我国现代历史上具有极其特殊的历史价值,是中华民族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中山舰是清朝海军大臣载洵和北洋海军提督萨镇冰于1910年在日本三菱工厂订造的,1912年建成下水。1913年被编于北洋政府海军。该舰排水量为780吨,长62.1米,宽8.9米,型深4.5米,吃水2.4米,双机单舵,功率1350马力,时速13.5海里。舰上可装煤150吨,淡水16吨。主要武器为阿式105毫米炮1门,47毫米炮4门,马式1磅炮2门。造价为58万银元。加入中国海军后被命名“永丰”舰。

1915年至1916年,永丰舰响应孙中山先生的号召,参加护国讨袁运动,首创义举。随后又经历过护法运动、东征平叛、中山蒙难、中山舰事件等重大历史事件。在服役期间,中山舰不仅记载着孙中山经历磨难、矢志救国的坎坷历程,记载着孙中山作为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的功绩,同时也体现出中华民族不畏强暴、抗击侵略、英雄献身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中山舰等49艘军舰被国民政府调入长江内,拱卫京畿南京。这些舰大部分被日寇飞机和舰炮击沉,或自沉于江阴、马当等“阴塞线”上。1938年秋,武汉成为日军进攻的主要目标,中山舰奉命参加武汉保卫战,担负着从嘉鱼、新堤至武昌县(今江夏区)江面的警戒任务。当时,中山舰主、副炮已拆下装在长江岸边几个要塞上,只剩下瑞士制70毫米火炮两尊、英制火炮两尊和法制高射炮一门等,尽管如此,全舰官兵仍然斗志昂扬。

10月24日,日军一架侦察机飞临中山舰上空,在中山舰高射炮射击下仓皇离去,萨师俊舰长据此断定一场恶战即将爆发,乃下令全舰官兵严阵以待。不久,就见日军6架轰炸机迎面飞来,萨舰长一戸令下,舰上火器一齐发射,江面上空顿时交织成严密的火网。有两架敌机被当即击中,拖着长长的烟柱栽入江中。舰上官兵一片欢腾,斗志更旺。岂料正在此刻,位于舰首的高射炮由于连续发射,突然出现故障。射击一停,敌机乘势向中山舰俯冲下来,轮番轰炸。第一颗炸弹落在舷舱机旁水面上,激起两米多高水柱。舵机舱当即被炸漏水,轮机操纵失控。紧接着,五六颗炸弹相继落在舰艇上,锅炉舱被炸,江水涌进舱里。指挥台崩塌,右机关炮位被毁;舰上多处起火,舰体逐渐倾斜……

形势十分险恶,战斗更趋剧烈。萨师俊舰长在指挥被炸伤双腿倒在血泊中。官兵们去救他,想强扶他到舢板上,离开军舰。萨师俊甩开扶他官兵,大声说道:“我还能指挥作战,我是舰长,舰长与军舰共存亡。今为我死守尽义之时矣!”此时舰上官兵已伤亡大半,剩下的人听到萨舰长的这番话,便用手提机枪对空射击,警与军舰共存亡。渐渐地,中山舰终因爱创过重,舰体倾斜度越来越大而沉入江中。

江涛在悲鸣,为烈士唱挽歌;落日余晖,将军舰抹上层层红霞。一代名舰中山舰因负伤过重,慢慢沉入江中,舰长萨师俊等25名官兵壮烈完成报国的神圣使命,随着中山舰一起沉没入江中。

陈铭铮是当年中山舰血战金口的亲历者和幸存者,见证了那场惨烈的战斗过程。

陈鸣铮于民国三年(1914)10月22日出生福建福州副史巷,安泰桥畔的海军世家。父亲陈扬勋曾担任广东虎门炮台台长。辛亥革命后任国民政府闽江口长门炮台台长。陈鸣铮在儿时常随兄弟姊妹到长门炮台看望父亲。陈鸣铮的两位叔公在海军陆战队复役,分别担任排长和营长。每逢放假回家,总会召集全族的小朋友,到中庭练兵操。陈鸣铮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随后就读于福州福高附小、私立格致中学。

陈鸣铮16岁时,父亲陈扬勋因气喘病复发与世长辞。第二年,陈鸣铮参加马尾海军学校第二届全国招生考试,经过体格检查,汉语、英语及数学考试。全国28省每省选出前15名,总计420名到南京参加大会考,录取前100名。陈鸣铮以优异成绩被录取。进入马尾海军学校新生训练4个月后,再次进行甄别考。主考官有校长杜锡珪将军、要港司令李世甲将军及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将军,决定分配在航海班或轮机班。陈鸣铮被分配到轮机班。在海校经过8年零4个月的学习、见习。

1938年,自马尾海军学校毕业后前往湖南岳阳海军总部报到途中,乘坐长途客车经过闵江上游武夷山区时遇险,长途客车冲下悬崖,往下滑落时被一棵大树挡住,车身才没有继续坠落。陈鸣铮沉着冷静指挥全车27位同学小心地从车内爬出后,他最后一个脱离险境。

陈鸣铮与同期毕业的林鸿炳、康健乐、陈智海、周福增、张奇骏、刘络源和张传剑等8人被分配到中山舰。上舰第二天,日军的飞机就开始轰炸中国舰船。

10月24日那天当舰艇即将沉没时,陈鸣铮抱着一口皮箱跳入水中。借着皮箱的浮力,维持了半个多钟头。皮箱浸水下沉后,他在水中游了近一个小时,体力透支,手指被冰冷的江水冻得僵硬,几乎游不动时,正好有一艘民船经过,将他救起。渔民用筷子撑开他的牙关,灌进两壶热水,才使他恢复知觉。于此同时,舰上的20几位战友被一艘小火轮拖着的民船救起上岸,聚集在当时邮局内。邮局内的工作人员生起炭火,将透湿的衣服烤干。第二天早上,大家沿着岸边找寻失踪的战友。只找到12具尸体。其中二副魏行健的七孔流血,死不瞑目。其余的包括萨舰长的遗体均沉于滚滚的大江中找不着。买了12口棺材交给当地红十字会,请他们代为处理善后之事。劫后余生的中山舰官兵们又重新走上抗日前沿阵地。

1998年、2008年,已是耄耋之年的陈鸣铮来两度来到中山舰蒙难之地武汉市江夏区金口镇,踏上那被江水长期浸蚀、坎坷不平的中山舰甲板,抚摩着弦窗上的水雾硝烟、舰身的累累弹痕,老泪纵横。

2013年10月26日,陈鸣铮与世长辞,是中山舰最后一名幸存老兵。在他生前,曾两次通过子女从台北和上海两地,向武汉中山舰博物馆捐赠文物143件(套),有海军少将军服、中山舰缆绳发射器、中山舰标牌、中山舰铜管、抗战纪念徽章及回忆录等,展现出陈鸣铮将军与中山舰的百年历程和风采。2015年7月7日,中山舰博物馆为纪念卢沟桥事变78周年,特别举办“中山舰老兵陈鸣铮将军百年文物展”,以此怀念在抗日战争浴血奋战的老兵,不忘历史,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