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耸峙于武汉长江南岸,蛇山西端的黄鹄矶头,面临长江,背倚青山,实为荆楚大地一绝景。蛇山古称黄鹄山或黄鹤山,故黄鹤楼一名或因此而得。据传,黄鹤楼始建于三国孙权黄武二年(223),建楼之初衷实为军事防御所需,然因楼依山而建,地势较高,登楼能俯望大江东去、百舸争流,一览荆湖形胜。自魏晋以降,历代文人墨客到此游览,留下不少吟咏黄鹤楼的诗文,唐代诗人崔颢更是因一首《黄鹤楼》而名载史册,流芳于世。众人的推崇与赞美使黄鹤楼名扬天下,成为千古名楼,它不仅和湖南的岳阳楼、江西的滕王阁被誉为江南三大名楼,而且以其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底蕴,赢得了“天下江山第一楼”的美名。隋唐时期,黄鹤楼已成为“或逶迤退公,或等车送远,游必于是,宴必于是”的游览胜地。关于唐代黄鹤楼的景象记述最为细致的莫过于唐人阎伯理的《黄鹤楼记》:“州城西南隅有黄鹤楼者,〈图经〉云:‘费祎登仙,尝驾黄鹤返憩于此,遂以名楼。’是列神仙之传,迹存述异之志。观其耸构巍峨,高标巃嵸,上倚河汉,下临江流,重檐翼舒,四闼霞敞,坐窥井邑,俯拍云烟,亦荆、吴形胜之最也。”从上段文字我们不难看出黄鹤楼不仅建筑雄伟令人赞叹,其背后的传说故事也勾起了人们的无限遐想和猜测。

宋代的黄鹤楼位置沿袭前朝未变,仍在城西南隅,据《舆地纪胜》载:“黄鹤楼在子城西南隅黄鹄矶山上,自南朝已著,因山得名。”宋人乐史所著《太平寰宇记》中也载:“黄鹤楼,在县西二百八十步。昔费祎等仙,每乘黄鹤於此楼憩驾,故号为黄鹤楼。”宋元时期的杂话刊本《报恩录》中记述了这样一个与黄鹤楼有关故事,有位姓辛的老婆婆在黄鹤山上以卖酒为生,一道士常来此喝酒,但从不付酒钱,辛婆婆也不曾向其索要。有一次道士喝完酒为了答谢辛婆婆,顺手用地上的桔皮在墙上画了一只仙鹤,然后告诉辛婆婆每逢客至,只须拍手仙鹤即会下来跳舞劝酒。从此,辛婆婆生意兴隆,发了大财。十年之后,道士又来此处,吹笛一曲,只见白云从空中飞来,道士乘鹤而去。辛婆婆为纪念此事,在蛇山上兴工动土,建高楼一栋,取名“黄鹤楼”。故事的真实性无从考证,但诸如此类的神话传说却给黄鹤楼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增添了无限的文化意蕴。

现藏于华南理工大学的宋代界画《黄鹤楼》,则为我们清晰地描绘了宋代黄鹤楼的形制:楼建于子城高台之上,楼城之间以台阶相连,直达城内。作为主楼的黄鹤楼四周有小轩、曲廊和重檐方亭围绕,构成一组建筑群,屋顶建筑样式不一,有单檐十字脊四歇山、重檐歇山、单檐歇山及庑殿式屋顶等,突显宋代建筑布局的一个特点,就是沿着轴线排列若干四合院的组群布局,建筑整体给人一种华丽与庄重的感觉。画中楼上游人如织,或举杯畅饮与友人分享眼前美景;或登高览胜、吟诗作赋,一抒情怀;或临江洒泪,与故人依依惜别。观图可知,此时黄鹤楼俨然已成为人们登高望远、友人相聚、吟诗弄词、抒发情怀的场所。宋初诗人张曾作《登黄鹤楼》一诗:“重重轩槛与云平,一度登临万想生。黄鹤信稀烟树老,碧云魂乱晚风清。何年紫陌红尘息,终日空江白浪声。莫道安邦是高致,此身终约到蓬瀛。”巍巍高楼,直耸云霄,登楼远眺,使人顿感神清气爽,不禁浮想联翩,万象聚生。更有游仪《黄鹤楼》一诗,被誉为“宋诗绝唱”,诗云:“长江巨浪拍天浮,城郭相望万景收。汉水北吞云梦入,蜀江西带洞庭流。角声交送千家月,帆影中分两岸秋。黄鹤楼高人不见,欲随鹦鹉过汀州。”长江水滚滚自西而来,作者伫立楼上,城中万象尽收眼底,远处水面浩淼,延至天际,诗中所描写的景象场面开阔,气势非凡。

宋代鄂州(今武汉地区,下同)为军事重镇,屡遭兵火,自然灾害不断,黄鹤楼或因此毁坏,仅存残檐断瓦,萧然伫立。北宋仁宗时期张俞,号白云先生,曾自四川沿长江东下,过洞庭湖及荆湖地区,作《楚中作》:“渺渺洞庭野,萧萧黄鹤楼。水通云梦浦,人渡沔阳舟。广泽侵吴壤,孤城接郢丘。山分三楚断,溪入九江流。寂寞修兵月,纷纭战国秋。吴生来赤壁,魏武定荆州。六代凭形势,群雄死寇仇。凄凉帝子宅,浩荡祢衡洲。万里浮云暮,千年故国愁。武昌宫不见,麋鹿自群游。”眼前的凄凉萧瑟之景,使作者不禁想起此处三国魏晋时期战乱频纷、破落残败的景象,勾起了作者无限“故国愁”。南宋孝宗乾道五年(1169)著名爱国诗人陆游由山阴(今浙江省绍兴)赴任夔州(今重庆奉节一带)通判,途径鄂州,他在《入蜀记》中载道:“二十八日,同章冠之秀才甫,登石镜亭,访黄鹤楼故址。”“黄鹤楼,旧传费祎飞升于此,后忽乘黄鹤来归,故以名楼,号为天下绝景。崔颢诗最传,而太白奇句,得于此者尤多。今楼已废,故址亦不复存。问老吏云,在石镜亭南楼之间,正对鹦鹉洲,犹可想见其地。楼榜李监篆,石刻独存。”可见当时的黄鹤楼已毁,成为一片废墟,仅存篆刻的石碑。由于此时,鄂州处于南宋防御金朝、蒙古南侵的战争前沿,黄鹤楼的修复和重建也被搁置起来,这是时代带给黄鹤楼的悲剧。黄鹤楼虽毁,但其代表的文化却永存于人们的心中,人们登临故址,极目远望,遥想黄鹤楼昔日的繁华风光,此时的黄鹤楼由宴饮游乐之地变成了人们抒发忧国忧民之情的场所。无数文人墨客,对景抒怀,或感受清风明月,叹山河永在,人生易老;或遥望壮丽山河,悲故国不存,壮志未酬。

山的厚重,水的灵动,楼的巍峨,景的别致,文的意蕴,赋予了黄鹤楼独特的魅力,使其历经风雨而不衰。一直以来,人们心中不仅有一座作为物质存在的黄鹤楼建筑,还有一座承载着中国古代优秀文化传统与人们情感和精神寄托的黄鹤楼。物质与精神的完美结合,孕育了内涵丰富的黄鹤楼文化,一如长江之水自西向东奔腾不息,黄鹤楼文化也在历史文化的长河中缓缓地流淌,绽放着瑰丽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