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始人和主要领导者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从1916年两把菜刀大闹芭茅溪盐局开始,逐步成长为一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其传奇一生跌宕起伏,期间多次与宜昌发生交集。自1926年首次攻克宜昌城,到1935年退出湘鄂边苏区开始长征,贺龙率军辗转宜昌近10年,其足迹遍布宜昌的山山水水,创造了打垮10万川鄂联军、两次攻克长阳县城、指导长阳西湾起义、建立土家第一军、两次占领五峰县城、全歼孙俊峰团防、两次攻占远安县城等可歌可泣的英雄业绩。他多次游击宜都、枝江、当阳、兴山等县,出生入死,战川军、打团防,解救民众,吃大户、搞土改,扩充红军,收散兵、灭国军,壮大力量,演绎出一个个振奋人心的传奇故事,也显示出其高超的斗争策略和军事指挥艺术。在艰苦卓绝的战争中,他对党的信念始终坚如磐石,即使在事业的最低潮,部队锐减到100人,他也义无反顾,转战宜昌,实施绝地反击,最终建立起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带出一支虎狼之师。“十年征战苦,革命意志坚”,黄柏山、清水坪、付家堰、枝柘坪、资丘、麻池、都镇湾、渔洋关等一串串地名,无不记录着他对革命事业的无限忠诚。“高歌一曲英雄泪,热血沸腾烽火天”,兹撷取贺龙在宜昌战斗的几个片断,追忆那段难以忘怀的峥嵘岁月。

首战宜昌,打垮十万湘鄂联军

贺龙原名贺文常,字云卿,湖南桑植人。少年时期就以愤世嫉俗、仗义疏财、敢于同恶势力抗争闻名乡里。仅读五年私塾即外出当“骡客”(赶骡子帮人运输货物的人),常年往来于湘西、鄂西等地。1914年参加孙中山领导的中华革命党,三次入狱。他先后担任桑植县讨袁护国军总指挥、湘西护国军营长、靖国军团长、四川警备旅旅长、建国川军师长等职。1926年国民革命军北伐,势如破竹,直逼武汉。为开辟鄂西战场,夺取宜昌,贺龙率第9军第一师从长江南岸向宜昌挺进。此时,北洋军阀驻宜昌、沙市一线约有7万之众,加之四川军阀杨森派来支援的五个师,号称10万“川鄂联军”,企图与北伐军在宜昌决战。923日,贺龙率第一师在其他部队配合下,与“川鄂联军”卢金山、于学忠、王都庆三个精锐师激战于公安县黄金口,“川鄂联军”伤亡2000多人。北伐军的到来,鼓舞了宜昌人民,推动了宜昌工农运动,中共地方组织和国民党组织得到迅速发展。贺龙在中共党员、师政治部主任周逸群的帮助下扩充新兵3000余人,收编湘西民军一万余人,兵力达到5个旅、15个团计2万余人。126日,贺龙率部向宜昌发起总攻,一举歼灭号称“宜昌四大主力”之一的阎德胜师。1213日,贺龙进占枝江洋溪,14日北渡长江,经顾家店、安福寺一路追击残敌,“川鄂联军”全线崩溃,杨森所部退回四川,于学忠撤至河南,卢金山所部改称保安军,本人逃往重庆。17日凌晨,贺龙急行军赶到宜昌铁路坝,将敌军藏匿在外国洋行的一批新枪收缴。17日下午,保安军集结江边欲逃,贺龙当即堵截并缴其械,北伐军占领宜昌全城。宜昌之战,贺龙缴获枪支近4000支、机枪5挺、迫击炮3门,一举成为国民党左派名将。随着北伐军各部进驻宜昌,“兵多为患”,且派系林立,纷争、摩擦不断。12月下旬,国民政府急派中共党员、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吴玉章、中共中央执行委员李维汉率代表团到宜昌调解各部之间的矛盾。吴玉章对贺龙的治军、谋略、亲民十分赏识,报经国民政府同意,将贺龙调往武汉,担负拱卫革命中心的重任。19271月,贺龙所部经枝江开往武汉,随即升任第20军军长。

再进宜昌,带出一支虎狼之师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失败后,贺龙、周逸群受党中央派遣回到湘鄂西继续组织革命斗争。19282月底,贺龙在桑植洪家关组织起一支3000多人的工农革命军。由于武器缺乏、装备较差、缺少实战等原因,革命军被打散,损失惨重。7月,湖南省委根据中央指示,在革命军中组建湘西前敌委员会,贺龙任前委书记。8月,革命军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简称红四军,贺龙任军长。几番恶战,几经挫折,红四军仅剩200多人。10月,贺龙率余部进入湖北宜昌地域,当其到达五峰清水湾时,处境十分险恶。敌人从四面围追堵截,企图一举消灭贺龙。时值初冬,红军在高寒山区身穿单衣,缺少粮食和药品,武器弹药无法补充,可谓饥寒交迫,孤立无援,加之一些投机分子拖枪叛变,立场不坚定者离队出走,全军减员至100余人,处于事业的最低潮。11月初,贺龙收到卢冬生从上海送达的党中央指示信,指示信回答了游击战争的任务、方针、前途等问题,使前委受到鼓舞和启发,明确了发动群众、开辟根据地、壮大武装力量的正确道路。11月中下旬,贺龙将100多名红军集中,进行了10余天的思想和组织整顿,同时组建湘鄂西前委,并任书记。经过战火考验和思想整顿双重洗礼的100余名红军战士,成为革命的火种,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在与反动势力的搏击中愈战愈勇。之后,红四军迅速扩大到300多人,并在五峰站稳脚跟。12月中旬,红四军进入长阳枝柘坪游击,后经巴东到达鹤峰。19292月,贺龙收到中央“六大”决议和毛泽东在井冈山斗争的经验,进一步明确了发展方向。3月,“湘鄂西民团联防总指挥”王文轩纠合五峰、石门团防4000多人,叫嚣消灭红军。贺龙率300名红军采取诱敌深入、分进合击的战术,击溃敌军2000多人,王文轩被当场击毙,残部仓惶而逃。4月中旬,贺龙进入五峰湾潭,侦知县保安团倾巢出动在梅坪设置防线,抓住敌人仓促设防、立足未稳之机发起进攻,喘息未定的团防阵脚大乱,700多名团匪四处溃散,红四军乘胜追击进入渔洋关,并到长阳、宜都、松滋等地游击。在连续取得军事上的一系列胜利后,红四军声威大振,部队发展到2000余人,一度控制长阳全境。贺龙在都镇湾台子村召开前委扩大会议,决定组建工农革命军第六军第一师(又称红一师),任命黄超群为师长、李步云为党代表。会后,贺龙带着李步云、黄超群视察清江两岸的地形地势。当贺龙看到群众生活十分艰苦时,对李步云说:“要把老百姓组织起来,配合游击队打一些土豪,没收一批钱粮,解决老百姓的生产生活问题”。当走到山高谷深的水竹园、杨柘坪等地时,对黄超群等讲:“你们要记住资丘失败的教训,我们的武器差,和敌人硬拼是要吃亏的,只能用好地势和敌人兜圈子,打游击,能打就打,不能打就兜圈子,一个一个地吃掉”。贺龙还授予李、黄二人各一支手枪,一再强调要用武装保卫发展苏区。此次,贺龙在长阳前后一个多月,在都镇湾王明英家驻留时间较长,走时送给王明英一双毛袜,现存于长阳博物馆。193032日,贺龙率红四军再次进入长阳,由枝柘坪直下资丘。34日又转向蒿坪,破冰踏雪急行军直奔五峰县城,一路直冲东门,另一路顺河沟插向浣麻池,县保安团一枪未发就逃入山林,红军第一次解放五峰县城,之后到达枝柘坪进行休整。枝柘坪盛产水稻,地处长阳、五峰、巴东、鹤峰交界处,四面高山,是理想的屯兵之地。红四军在此休整30多天。为了巩固根据地,扫清东下洪湖的障碍,前委决定除掉盘踞五峰、鹤峰边界最凶恶的孙俊峰团防。425日,红军兵分三路向孙俊峰的巢穴麻坑发起攻击,团匪凭借高险地势顽固抵抗。贺龙率一部从右翼迂回到丁家垭突然猛攻,使麻坑失去依托,团匪阵脚大乱,纷纷溃逃,红四军紧追不放,在水溪冲将残部围歼。74日,红四军与洪湖地区中央独立师升编的红六军(军长孙德清,政委周逸群,副军长段德昌,参谋长许光达,此时西湾起义创建的红六军已不存在)在公安县会师。77日,根据中央精神,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军团,军团一万多人,贺龙任总指挥,周逸群任政委,孙德清任参谋长。红四军改为红二军,贺龙兼任军长。1930年底,红二军团南征,歼敌6000余人,沿途收编流散武装3000余人。19312月初,红二军团游击到五峰、长阳,3月初集中到枝柘坪进行休整,并根据中央精神改编为红三军,贺龙任军长,邓中夏任政委,孙德清任参谋长。此时,贺龙已率领红军走出革命事业的低谷,从最初游击宜昌时的100余人发展壮大到三个师15000多人。追随贺龙革命的还有周逸群、柳直荀、邝继勋、许光达、段德昌、朱勉之、王炳南、王一鸣、陈协平、王鹤、卢冬生、李步云、贺炳炎、黎化南等高级将领。

转战宜昌,打造一片红色基地

宜昌、恩施和湘西地区经济文化落后,阶级矛盾尖锐,世代聚居于此的土家族人民具有强烈的反抗官府的斗争精神,且国民党统治力量相对薄弱,有利于革命力量的发展。贺龙自192810月进入宜昌后,转战各地,身经百战,最终将湘鄂边、巴(东)兴(山)(秭)归、荆(门)当(阳)远(安)、枝(江)宜(都)地区打造成一块稳固的根据地,成为湘鄂西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1929年三四月间,贺龙率红军以少胜多,打败五峰团防,攻占渔洋关,并游击到长阳、宜都、枝江、松滋等地。426日,贺龙在长阳都镇湾茅坪召开前委会议,听取前委派驻长阳代表陈寿山、长阳县委书记龚良鹏的全面汇报,肯定了长阳地区的革命斗争基础,指示迅速发动起义。贺龙在都镇湾收缴蒋兴顺、兴太和、胡泰源三家土豪的银元2000多块、铜钱5000余串、粮食75000多斤及布匹等物资,大部分分给了贫苦农民,处决了给团防送信的劣绅李和轩,在资丘勒令泰和祥、恒春茂、义成昌、义大四户筹军饷16000银元,在双古墓清算覃少辅、洪相成等地主的粮食给农民。每到一地,红军就深入群众开展革命宣传,发动青年参加红军。5月上旬,根据贺龙指示,前委代表陈寿山在偏岩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共产党员李勋控制的县保卫团择机起义。79日,李勋在西湾大沙坝主持召开3000多人参加的军民大会,宣布县保卫团起义,成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军第六军。陈寿山宣布贺龙关于部队番号和军、师主要干部的命令,李勋为第六军军长。全军1100多人、400多条枪,史称“西湾起义”。     第六军是一支以土家族劳苦大众为主体的革命武装,土家族指战员570多人,占50%以上,军、师、团主要干部12人中,有7人是土家族,占58%。就第六军创立的时间而言,它是全国第一支以土家族为主体、以军为建制的工农红军,因而被称为“土家第一军”。红六军的创建有力推动了宜昌地区的革命斗争,虽因敌我力量悬殊而失败,但壮大了革命的火种,为创建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19291024日,贺龙从鹤峰邬阳关,经巴东金果坪进入长阳枝柘坪,兵分两路沿清江东下,南进黄柏山、麻池,北克资丘、巴山、马连,在都镇湾会合后直下县城,团防望风披靡,长阳全县再次为红军控制。贺龙在都镇湾台子村召开前委扩大会议,组建红六军第一师,指导长阳各地建立农民协会,行使苏维埃政府职权,公开处决沈南轩等20余人,打击土豪劣绅。1121日,红四军主力攻占渔洋关,22日帮助五峰建立了第一个人民政权组织。

19303月,贺龙率红四军4000多人从鹤峰东进长阳枝柘坪,亲自发动群众,建立枝柘坪乡苏维埃政府,使长阳山区诞生了第一个正式的乡苏维埃政府。在王家坝召开2000多人参加的成立大会,并作动员报告,号召“农民团结起来,组织农民政权,拖枪办赤卫队,打土豪分田地,把长阳建成巩固的苏维埃”。派李步云率部在大龙坪等地建立农民协会、赤卫队。4月消灭孙俊峰团防,并再次攻克五峰县城。51日,贺龙在五峰城关书院主持召开群众大会,宣布成立五峰县委、县苏维埃政府、县农民协会、县妇女协会等。6月,红四军在枝江、宜都一带游击,消灭观音桥的郑劲夫团防。7月,红四军与红六军会师,组建红二军团。193012月,红二军团南征,收编了活动于枝江、宜都、石门一带的欧阳晋农民武装,并先后攻克华容、南县、津市、临澧等地。19312月初,红二军团游击到五峰湾潭地区。210日,贺龙率总部手枪队70余人由天池河夜渡清江,进入长阳。11日清晨,手枪队分两路攻入资丘,打垮600多人的团防武装。贺龙在镇上召见陈子珊、田朗清等人,指示“迅速召集市民开会,成立资丘市苏维埃政府”,随后赶到都镇湾与红二军团主力会合,部署攻打长阳县城。213日,贺龙回师渔洋关,与中央代表邓中夏会合。接着奔袭长阳,捕杀团防田凤阳等,清算地主财产,收缴布匹、金银等折合银元30000多块,给资丘市苏维埃政府拨款800元。216日攻克长阳县城。17日,在县立高等小学广场召开千余人的群众大会,处决土豪劣绅胥国华等17人,将收缴的部分物资分给农民。18日,红军主力回驻都镇湾、资丘,用20只木船将在县城没收的500多吨物资运往资丘作军需。贺龙在资丘召见长阳县委书记李小成和红五十师师长李步云,肯定了长阳党组织的斗争成绩和五十师的战斗功绩。24日,在红二军团的支持下,长阳县第二次苏维埃代表大会在麻池召开,选举李金畲为苏维埃政府主席。2月底,红二军团在长阳枝柘坪进行休整并改编为红三军。红军驻此一个多月,发动群众,打击土豪,清剿土匪,巩固苏维埃政权。43日,贺龙北上开辟巴兴归根据地。413日,攻克远安县城,协助远安县委分别在南襄城、老君村、芭王店建立第一、第二、第三苏维埃政府,领导群众打土豪、烧地契、分财产。4月下旬,转战当阳、荆门。56日,贺龙在保康马良坪召开军事会议,任命刘子和为南(漳)远(安)保(康)游击司令,拨给一批枪支弹药。5月中旬,贺龙收编峡口大刀会100多人,随后率主力向鄂西北转移。913日,红三军从房县南下,再次攻克远安县城,并拨给武器帮助建立远安县游击队,就地开展武装斗争,巩固荆当远根据地。

贺龙率领红四军、红二军团、红三军等主力红军在五峰、长阳、宜都、枝江、当阳、远安等县来回游击,与川军和地方保安团战斗,不断消灭其有生力量,促进了宜昌地区革命形势的发展,先后指导创建或影响扩及湘鄂边、荆当远、巴兴归、枝宜革命根据地,使宜昌地区建立了长阳、五峰、长巴、巴兴归、当阳、枝宜、荆当、南安等8个县、54个区、260个乡苏维埃政府,苏区面积达9000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42.5%,苏区人口90万,占总人口的47%。其中,长阳县苏维埃政府建立了五区一市、71个乡苏维埃政府,苏区面积3300平方公里,占全县总面积的80%,有23个乡颁发了苏维埃政府印章;五峰县苏维埃政府建立了八区一市、49个乡苏维埃政府,苏区面积2100平方公里,占全县总面积的87.5%

枪下留人,救出一员开国上将

在首次授予的55名开国上将中,有一名宜昌籍的铁匠,他就是出生于宜都松木坪镇江家湾的贺炳炎。他是宜昌唯一一名上将,也是在贺龙指引下走上革命道路,跟随贺龙转战南北并被贺龙从保卫局的枪下救出的铮铮铁汉。

19294月,贺龙率红四军到宜都、松滋等地游击。在刘家场打开地主粮仓,救济穷苦百姓,在柳林河坝召开群众大会,公开处决罪大恶极的恶霸,“打倒土豪劣绅,杀尽贪官污吏,废除苛捐杂税”的口号响彻云霄,鼓舞人心。贺龙一面向群众宣传红军的政策和主张,一面号召穷人团结起来闹革命,“没有饭吃的跟我们走”。红军政策和贺龙的号召就像磁铁一样紧紧吸引了贫穷百姓的心,在刘家场向元丰铁铺当学徒、年仅16岁的贺炳炎当即扔下铁锤加入红军,从此踏上浴血奋战的戎马征程。贺炳炎满怀激情地参加红军后,因个子矮小没有分配具体工作,就毛遂自荐帮助喂马。当了几天小马夫,大家认为他太小,让他回家,他伤心地大哭一场,刚好贺龙军长来了,见他参军心切,就说:“好好好,让他到宣传队提浆糊桶子吧”,于是留在红军中。因他勇敢大胆,臂力过人,遂被编入战斗序列。193012月,红二军团总部在松滋杨林被敌人包围,而主力红军不能及时救援,面对险境,贺炳炎当机立断,护卫贺龙、邓中夏等向刘家场突围。敌人紧追不舍,子弹嗖嗖地从头上掠过,不时有战友倒下,危急之时,贺炳炎抽刀砍破骡马上一个装满银元的口袋,白花花的银元使敌人放弃了追赶,军团首长得以甩开追兵,脱离险境,机智勇敢的贺炳炎也因此成为贺龙的警卫员。此后,他历任手枪队班长、排长、队长、湘鄂西军分校区队长、红三军骑兵连长、襄北独立团团长、二十二团团长等。1933年,由于中共中央代表夏曦在湘鄂边区执行“左”倾错误路线,大规模地开展“肃反”,九师师长段德昌、七师师长叶光吉、参谋长王炳南等一批高级干部相继被诬以“改组派”的罪名杀害,使苏区人人自危。这年6月,身为十九团团长的贺炳炎不明不白地被保卫局当作“改组派”逮捕。被捕的前一天早晨,已有预感的贺炳炎独自爬上驻地旁边的山头呆了一整天。面对即将来临的杀头之祸,他想了一整天,两种意念在脑海里剧烈地冲突着,“谁来捕我,打死他几个,拼个你死我活再跑掉”,但又想到,“自己出来当红军,是为了追求解放,不受压迫和欺负,若跑掉,要么当土匪,要么回家,都有违初衷,没有出路”,最后横下一条心,“宁做冤死鬼,也不当逃兵,死也要死在红军中”。贺炳炎被捕后受到严刑拷打,灌辣椒水、压杠子、戴重镣,但他始终不屈服。就在被拉出去枪毙的前夕,贺龙站出来说话了,他质问夏羲:“为什么要杀贺炳炎?别人说他是反革命,他就是反革命?反革命打起仗来会那样不要命?他十几岁跑来投红军,是我把他拣回来的,他的历史我清楚,为什么不问问我?难道连我也不相信吗?”在贺龙的直接干预下,夏羲不得不让步,将贺炳炎释放,但仍被肃反委员会定性为“改组派自首分子”,不准担任团职干部,降为管理科长,负责在总指挥部打杂。他忍辱负重,用行动诠释自己对党的赤胆忠心,多次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先后在永顺高梁坪战斗、大庸鸡公垭战斗中力挽狂澜,使红军转危为安。后经过忠堡战斗、板栗园战斗、瓦屋塘战斗、雁门关伏击战、马鞍山伏击战、晋北反“扫荡”、百团大战等战火考验,贺炳炎逐步升任师长、晋绥军分区司令、新四军江汉军区司令员、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司令员、第一军军长、青海军区司令员、成都军区司令员等,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他横戈跃马30余年,作战勇猛,出生入死,11次负伤,留下16处伤疤,右臂因被敌人的机枪打断而截肢。196071日,贺炳炎在成都病逝,是新中国最早去世的上将,贺龙亲自为他撰写祭文,并题写挽联“卓越功勋传千秋,革命精神永长存”。

慧眼识珠,培养一名军需少将

在新中国的开国将军中,还有一位宜昌籍的少将,他就是出生于长阳的黎化南。黎化南出生贫苦农民家庭,很早就参加革命,是贺龙“慧眼识珠”,从伤兵员中发现并与之结下不解之缘。因为家贫,黎化南只读了四年私塾,就由亲戚介绍到宜都陆城一个商店当学徒。他起早睡晚,勤奋卖力,不怕脏累,同时善于学习,经过三年努力,经营管理、买卖交易,他样样能干,特别是算盘打得好,拨子如飞,手停算出。1927年初,他在宜都参加店员工会,投入革命活动。大革命失败后,他回到家乡,以赶骡子运输为业,结识了中共党员李步云等,参加了党的地下交通联络工作。1928年底,他在平洛发动20余名青年农民组成赤卫队,开展反“清乡”和抗捐抗税斗争。192910月贺龙率红四军进入长阳,帮助长阳组建第六军第一师,黎化南带领10多名青年投入红一师,后编为红六军第三纵队。19303月,贺龙率红四军在枝柘坪休整时,黎化南随李步云参加了整训。6月,黎化南被编入红五十师担任班长,跟随李步云打击团防,力挫川军,保卫苏区。长阳县游击大队和长巴游击梯队成立后,他任分队长。19329月,因第四次反“围剿”失败,黎化南和长阳县游击队随湘鄂边特委转道五峰东下洪湖,编入湘鄂西独立师,师长王炳南,政委卢冬生。10月,洪湖苏区的反“围剿”斗争失败,红三军主力撤出洪湖,向湘鄂边转移。黎化南跟随卢冬生转战荆当远,攻克兴山县城,从秭归南渡长江,到达长阳贺家坪、资丘、枝柘坪等地,筹集了大量军饷,后在鹤峰走马坪与贺龙率领的红三军主力会合。红三军撤离洪湖时,准备不足,加之沿途作战,供给十分困难,卢冬生带来的几万块银元和大量布匹犹如雪中送炭,解决了主力红军的燃眉之急。1934年,黎化南随主力红军进入湘鄂川黔边区,任湘鄂川黔游击纵队中队长。9月在印江县木黄地区的一次战斗中负伤。养伤时,恰逢贺龙到连队视察,发现他的算盘打得好,交谈中得知其经营管理能力很强,就调他到二军团(此时红三军又恢复为红二军团)当管理员。1934年冬至1935年秋,红二、六军团为掩护中央红军转移,纵横驰骋于湘鄂川黔各地,时南时北,忽东忽西,日行百里,夜奔八十,拖住了国民党数十万大军。在部队中负责后勤工作的黎化南,既要筹粮筹款,安排部队的吃穿用,还要参加行军打仗,工作艰难而又辛苦,他克服了无数的困难,圆满地完成了任务。193511月,红二、六军团从桑植出发开始长征,由于部队行踪不定,往往在一处住一夜就走,经常是日行军、晚筹粮、夜分配,正如他自己所说“那时候搞后勤,没有日夜之分,也记不清有多少个不眠之夜”。19367月,在甘孜与四方面军会师后,根据中央决定,红二、六军团改为红二方面军,黎化南调任军司令部管理科长。长征结束后,红二方面军改编为八路军一二O师,黎化南调任该师三五八旅供给部长。在晋西北根据地,他任晋绥行署粮食局长、财政处长、晋绥军区后勤部长等职,为部队的后勤建设尽心尽力。1947年,胡宗南进攻延安,陕甘宁、晋绥两地的军需供给大部由晋绥地区解决。当时西北野战军日需粮食1518万斤,加上弹药装备补给,每天有民工四五万人、骡驴千头投入长途运输。黎化南一面发动群众开展土地改革,没收封建地主财产,实行军民分成,一面动员党政机关和广大人民开展增产节约运动,同时在解放区宣传发行使用边币,控制金融,还鼓励群众开展打猎,大力收购野兽毛皮制成军服,保障供给,为夺取战争胜利做出了卓越贡献。19491月,黎化南调任第一野战军后勤部长,后历任防空军后勤部长、铁道兵后勤部长、总参管理局局长等。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三年困难时期,贺龙因家庭人员较多,常常入不敷出,生活一时陷入困境,黎化南就及时给予接济,还经常将其子女接到自家居住生活,帮其渡过难关,续写了两代人的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