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城是历史文化名城、江南重镇、湖北省会之都。悠久的历史、荟萃的人文给古城留下了放鹰台、黄鹤楼、卓刀泉、宝通寺、长春观、紫阳湖、洪山等众多的名胜古迹。几千年来,这些星罗棋布、璀璨明珠般的名胜演绎了光辉灿烂的文化,其中包括了独具魅力和趣味的民俗文化。这里笔者要介绍的是几个已经消失、令人遗憾的名胜习俗活动,以期唤起人们对这些习俗的研究和思考。

黄鹤楼元宵节五龙朝贺

在武昌黄鹤楼,有“五龙朝贺元宵节”的集会活动。相传在清代最后一座黄鹤楼焚毁以前,每年的正月初七,江夏县(今武昌)的社会名流和绅商照例到黄鹤楼集会,商谈“五龙朝贺”的有关事项。人们把这事作为每年一度的盛典,花费巨资也在所不惜。

“五龙朝贺”即在正月十五午时,黄鹤楼正门前的场地上,摆设香案,两侧站着司仪的“大赞”和“亚赞”;五条龙灯并列香案前,黄龙居中,其右为红龙、蓝龙,其左为白龙、黑龙;一对青狮蹲伏在龙灯和香案之间。当“亚赞”点烛、燃香、升表和敲馨之后,“大赞”高声宣布:“吉日良辰已到,执事者各执其事。”随即高呼:“奏大乐”,顿时锣鼓齐鸣,铙钹迭奏,应和着唢呐“呜哩哇喇”声,煞时热闹。一曲将终,“大赞”继唱“大乐上,奏细乐”,场上于是响起了舒缓的萧声,清亮的笛声和优雅的弦乐声。这时候,人们肃立静听,龙灯纹丝不动,狮子则婆娑起舞。细乐奏罢,“大赞”开始说“迎神彩”,熟极而流的彩词一泻而下,“恭迎龙神下天庭,保佑国泰民安宁,五谷丰登六畜旺,春满乾坤福满门……”集会的群众在单双句之间分别垫上“喜呀”、“喜呀”的帮腔,一唱众和,响遏行云,洋溢着节日欢乐的气氛。与此同时,狮子就地匍匐,摇头摆尾作聆听状;龙灯则在原地掉头,不停地曲折回环而挥舞。

说完整段迎神彩词,就进行求福的仪式。龙灯原位静立,人们将25条不同颜色的绸巾披挂在5个龙头上。微风轻飏,绸巾飘拂,龙的眼珠也缓缓转动,好像在欣赏绸巾上写的“寿登期颐”、“麒麟送子”、“连中三元”等吉祥词句。有些绸巾上画有“天官赐福”、“松鹤延年”、“招财进宝”等喜庆花样。人们献彩时,雅乐再奏,狮子翩翩起舞。“大赞”朗诵求福彩:“一贺列位皓首翁,眼明身健耳也聪,天增岁月人增寿,寿比南山不老松;二贺读书诸相公,书中自有千钟粟,十年寒窗饱学后,雁塔题名乐融融;三贺众位店主东,陶朱事业日方中,财如东海长流水,生意越做越兴隆……”在抑扬顿挫的彩声中,人们有的帮腔,有的用升子装着玉米一把一把地向龙撒去,有的向龙灯磕头作揖,有的一串接一串地放鞭炮,整个仪式达到高潮,人们在喜笑颜开中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说完求福彩,以鼓乐为前导,依黄、红、蓝、白、黑的顺序,五条龙灯首尾相接,两条青狮殿后,绕黄鹤楼与仙枣亭、涌月台等游行一圈,“五龙朝贺”的典礼即告结束。

清光绪十年(1884),一场大火烧毁了黄鹤楼,这种民俗也随之消失。

 

游洪山三月二十八甘蔗节

农历三月二十八,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的东岳神黄飞虎的生日。东岳大帝,是民间和道教信奉的泰山神。北宋大中祥符四年(1011),宋真宗敕封守护泰山的神祗为“东岳天齐仁圣帝”,民间称之为“东岳大帝”或“东岳菩萨”。因此积习相沿,这一天,各行各业的手艺人停业休息,一般寺庙多半要举行“天齐会”,武昌洪山宝通寺,香火颇盛。从早到晚,钟声、鼓声、磬声伴随着木鱼声、念经声,不绝于耳,据《汉口罗时记》载:“三月二十八日为东岳诞辰,以(武昌)大东门外东岳庙香火最盛,男女祀神者,便游洪山。”“天齐会”期间还搭台唱戏。另据清同治《江夏县志》载:“天齐会中,远近居民先期悬榜演剧。届时,土曹燃烛,铙铎步虚声不绝,市中百戏遝陈,观听鹜集。”

在游洪山活动中,民间还有“三月二十八,洪山敬菩萨,有钱吃甘蔗,无钱吃麻花”的说法。说的是来游洪山的人都要买甘蔗吃,以乞求祥福之运的降临,因甘蔗涨价较贵,钱带少了的人只好买麻花吃了。这就是武昌独有的所谓“甘蔗节”。

洪山吃甘蔗为什么会带来福运呢?据专家考证,武昌甘庶节的源自于元末红巾军农民起义。当时起义领袖徐寿辉在蕲水(今浠水)建都称帝后,便派部将邹普胜智取江夏城(今武昌),约定在城内接应的人,以手持甘蔗为号,邹部官兵入城后,凡家门前有甘蔗渣的概不侵犯。此后,武昌遂流传在这一天吃甘蔗可以免灾的说法。再者,传说洪山的甘蔗质地好,有清火明目的功效。这样武昌特有的三月二十八甘蔗节得以传承下来。人们在这天手拿甘蔗游洪山,边吃甘蔗边游玩,别有情趣,十分愉快,即使遇到雨天,人们也游兴不减。民国人士素公作有《洪山竹枝词》十首,其中第七首专写武昌甘蔗节的情形:

娇弱难禁趁远途,粉融香汗透罗襦。

纤纤贴地金莲小,要买甘蔗当杖扶。

抗战时期的19384月,武汉警备司令部以“国难严重,空袭时闻,为策人民安全起见”,特出告示,停止举行一年一度的甘蔗节,禁止民众游洪山。武汉沦陷后,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甘蔗节从此中断。

 

黄鹤楼七月十五看河灯

在武昌黄鹤楼,有在农历七月十五夜晚上看河灯的民间节令活动。清同治八年(1869),黄鹤楼得以重修,此后年年农历七月十五日夜晚,总有人在黄鹄矶上游的江面上放河灯,在黄鹤楼上看河灯便成为武昌乃至武汉市民的一种节令民俗活动。光绪十年(1884)黄鹤楼被焚毁后的一段时间,人们失去了看河灯的好场所。过了20年,在黄鹤楼遗址上修建了警钟楼,但到夜晚停止开放,看河灯的市民被拒之门外。辛亥革命以后,警钟楼易名纯阳楼并对外营业。每逢中元节这天晚上,人们相继到该楼的上层看河灯。到了20世纪30年代,人们看河灯多选择在胜像宝塔周围的平台或者到汉阳门江边。位置虽有所变易,但人们看河灯的习俗延续下来。有一年中元节晚上,对岸灯火通明,天上星月交辉,人们依旧来到汉阳门的江边看河灯,只见:江面上有缓缓移动的航船桅灯,如星星渔火,江岸边一盏盏似有章又无序随波逐流的河灯,闪闪烁烁,黑夜时,无数时明时暗的光点,交织成迷人的夜景。偶尔有几盏河灯遇上了旋流,顿时形成几个急速旋转的光圈,观众人群中会立刻迸发出欢呼声,并争相指点,似乎这些好看的光圈是他(她)最先发现的。此情此景,堪称绝妙。

清光绪六年(1880)十月,棣华馆生发表《鄂垣竹枝词》四十首,其中第二十三首描述了”中元节两岸河灯通宵不绝”的盛况:

河灯遍放似流星,映照寒磷分外青。

为问年年修佛事,浮光果否达幽冥。

 

紫阳湖中秋节玩荷花灯

中秋节里武昌城内有一种特有的习俗叫玩荷花灯。相传很久以前,每年夏天武昌紫阳湖里长满了紫色的荷花。八月十五中秋节时,住在这一带的居民,喜欢采集湖里的荷叶,用4根线将荷叶边提起,中间插一根点燃的蜡烛,做成荷花灯。大人小孩提着荷花灯到街上游玩,渐成时俗。关于荷花灯,武昌城还流传一段与白莲教有关的传说。清末,政治黑暗,官吏腐败。老百姓实在活不下去了,就纷纷举行起义。有一起义组织称为白莲教,遭官府通缉,一旦被捉拿,即刻被杀头。有母子二人,信奉白莲教,为躲避官府追捕,他们打扮成买卖人,来到省城武昌,住在紫阳湖畔。这一带正在发生一种流行病,恰巧他们带的许多乌梅能治这种病,于是他们以很便宜的价格把乌梅卖给病人,还对付不起钱的人不收钱给其治病,所以这一带的老百姓都很感激他们。他们一边卖乌梅,一边暗中宣传白莲教。不久被官府发觉了,便派官兵来抓他们。母子二人逃到了紫阳湖,躲在湖里的荷叶中,官兵将紫阳湖团团围起来,母子无法脱身,便淹死在湖里。老百姓为了找到他们的尸体,白天找怕官府发现,便在夜里打着灯笼到湖里去找。有人将荷叶做成灯笼,说是给母子照路。年复一年的八月十五中秋夜,人们提荷花灯到紫阳湖,慢慢地就成了时俗。

193810月武昌沦陷后,玩荷叶灯的时俗悄然消失。

 

重阳节老人登黄鹤楼赛

清同治八年(1869)竣工的黄鹤楼仅有三层,高27米,要攀登的楼梯还不到24米,按常理,一般人上这样的楼不太费劲,可是那时的比脚劲活动有特殊要求:一是参赛者必须年过花甲(60岁);二是按时到武昌长春观集合,人到齐后,同时由蛇山的东头步行到西端的黄鹤楼;三是上楼不许用拐杖,不得接触楼梯扶手;四是不是以能否上楼去定输赢,而是讲捷足先登者胜。那时的山路窄、高低不平,何况这也不是悠闲的散步,一开始就处于紧张的竞技状态,有些人免不了有“想赢怕输带着急”的心理负担,匆匆忙忙地赶了5里山路,抵达黄鹤楼前时,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如再爬楼梯已无后劲可继,只好望楼兴叹了,腰酸腿软脚疼地认输了。所以有些老人在决定参加此项活动时,往往早几天就杜门不出,在家养脚力。在武昌城,老人虽想在登黄鹤楼时能赢,但也不把胜负看得很重。一则参加这样的活动是令人高兴的事,毕竟秋天人的兴致最高;再者可以此会会老友,是聚一聚的好机会;其三,借此检验一下自己的健康体力状况,真是有益无害。有一则顺口溜较恰当地表达了参赛老人们的心情:“奔到蛇山头,再上黄鹤楼,脚劲有没有,就在这里赌,赢了恭喜你,输了也不丑。”决出胜负以后怎么办?这要看赛前是怎么协商的,或由输者请客,以示“惩罚”,或由胜者作东买单,庆贺庆贺。请客作东或小酌或盛宴,一看经济条件,二看买单者的心情。吃好了,一天的重阳节就这样有趣地度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