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综合年鉴是记录城市经济社会发展变化的重要载体,而封面作为年鉴的脸面,是展示年鉴的窗口,它指示着城市的定位、风格,决定了年鉴的辨识度和吸引力。本文通过梳理武汉年鉴30多年的封面变化,结合各市年鉴封面的特点,探讨地方性综合年鉴在年鉴封面设计上的几点看法。

在历届全国年鉴评比上,除了设置综合奖项,也有单项奖,这意味着中国年鉴界对年鉴的装帧设计越来越关注,年鉴的装帧设计也成为评价年鉴质量高低的重要因素之一,而封面作为年鉴装帧设计的重点,是读者对年鉴的第一印象。目前,我们提倡打造精品年鉴,不仅是内容上的精品,笔者认为其中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外观上的精品。地方综合年鉴作为系统记录本地年度大事的重要资料文献,作为文化传播的重要载体,作为他人了解本地风俗习惯、历史人文、地理区位的途径,是可以也是有必要打造成精品的。

一、年鉴封面设计内涵

一部年鉴的魅力和个性,直观体现在封面和版式。封面设计应当成为各地年鉴彰显地方特色的一大亮点,但并不是说年鉴封面设计一定要奢华,而是要在信息和表现形式上体现精于细节、精于设计的理念,做到年鉴形式与内容的统一。中国版协年鉴研究会会长许家康在2013年已经对年鉴出版过于奢华的问题专门撰文,指出年鉴装帧片面追求高档、精装,浪费版面或采用不当纸张,年鉴应当追求严谨、缜密、简洁、实用的风格。在笔者看来,年鉴封面的作用除了美化、保护书籍,更重要的是承载城市形象、反映年鉴的内容。年鉴封面设计得好,能让读者一眼感受到年鉴的特色和风格,自然而然联想到该城市的文化内涵。随着年鉴在中国的发展,年鉴界也认识到年鉴要创新,无论内容还是形式上,在追求信息有效含量的同时,外观上的可视性也应重视,形成稳定的装帧风格。比如我们可以看出《苏州年鉴》有苏味,《广东年鉴》有广味。封面设计并不是简单为年鉴进行包装,而是提升年鉴的品质,凸显本身地域特色。如果年鉴封面设计过于粗糙,读者会对所录资料产生不信任感。

年鉴对于读者的影响无疑是靠内容来实现的,但不可忽视的是,当在不了解其内容时,读者第一直观印象是被外部形式、色彩、装帧设计等吸引的。在形式上进行创新,把年鉴做得好看、耐看,封面设计美观大方,构图新颖,富有特色、与内容统一,才能形象地向读者展示年鉴的精髓。本文探讨的年鉴封面设计一般包括封面(也叫封一,印制书名部分)、封底(封四,封面的衬托和补充、视觉上的延伸和终止)和书脊三个部分,封面主要由文字、图形、照片、色彩等要素构成。

二、《武汉年鉴》封面发展变化历程

《武汉年鉴》从1985年创刊到2015年,已出版31卷。笔者梳理武汉年鉴发现,它更多注重条目和框架的设计,在封面设计方面与其他城市相比仍有待提高。纵观武汉年鉴,依照时间顺序和封面变化,分为四个时期:

第一阶段(1985—1986年)是初创时期。1985年《武汉经济年鉴》出版。封面以墨绿色为底色,硬板纸,正16开,封面正面上部三分之一处以楷体印制描金的“武汉经济年鉴”书名和年份,下部印有熨金的黄鹤楼标志及编纂作者名。封底全墨绿色,无任何其他设计。书脊竖排印制书名和年份、编纂者。1986年改名为《武汉年鉴》后,封面设计发生变化,以灰白为主色调,在封面左边竖排通置中国古典云纹图案,右上角以隶书字体,从右至左印制“武汉年鉴”,类似古代印章,以及黑字英文书名、年份,余下部分留白。封底色调与封面一致,无多余设计。书脊竖排陈列黑色隶书书名,年份和编纂者。这两年的年鉴封面设计虽风格简约,但单调、呆板,反映年鉴创办之初还未脱离方志的影响。

第二阶段(1987—1999年)是武汉年鉴封面发展的起步阶段。从1987年卷开始,《武汉年鉴》的封面设计揉入一些时代和历史印记,但仍旧延续1986年卷的样式,正16开,整体色调偏冷,封面左侧竖排陈列祥云图案,右上角印制书名,主要变化体现在护封设计上,十年间持续采用当时流行的护封包裹整个封面。武汉于1986年获批为历史文化名城,而黄鹤楼是武汉地标性建筑,历史悠久,闻名遐迩,与古琴台、晴川阁并称“武汉三大名胜”。1987年卷的护封是日落时的黄鹤楼照片;1988年卷以远眺黄鹤楼全图为背景,将书名移至右上方;1989年卷刊登的是烟花中的黄鹤楼夜景照片。1990年卷以武汉钢铁公司厂区夕照图为护封背景,武汉钢铁集团公司是新中国成立后在汉兴建的第一个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武汉因而被称为“钢城”。新汉口火车站于1991年9月全面开通,代替89年历史的大智门火车站,1991年卷以汉口新火车站落成通车典礼照片,铭记这一重大历史事件。1992年卷以武汉港的新貌图为背景,武汉素有“九省通衢”的美誉,港口码头在长江航运交通发展史中扮有重要角色,当年武汉规划“两区一港”为重点的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建设,兴建了被誉为“亚洲第一港”的新武汉港,被刊登在封面上,突出了年鉴时效性和时代感,发挥了年鉴为社会经济宣传的功能。

1995年卷到1997年卷为过渡阶段,封面书名改为横排,行书书体写成,底色逐年变化(1995年卷为绿色,1996、1997年卷均为红色底色),封面中部印制描金的武汉市市徽,上方书名、年份,最下方为编纂者。此时,武汉年鉴封面设计开始出现转变,但仍未脱离护封设计,1995年卷护封为交通银行武汉分行大楼,1996年卷为武汉市泰源铝业有限公司工厂图,难免因为地方经济利益,在封面上刊登广告。1997年卷护封为简单的植物花卉图,印制市花梅花,显示武汉特色。武汉年鉴发展在这一阶段已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地方特点,重要领域或行业成果及时反映在年鉴封面上,同时因作为官方出版物,会受到广告性质影响,主要特点采用当时全国流行的护封设计,保护书籍。

第三阶段(1998年—2008年),武汉年鉴自1998年卷开始改版,变为国际标准大16开。这一时期,最大变化是去除了护封,直接在封面上进行设计。随着印刷工艺的进步和年鉴装帧设计逐渐成为年鉴评比中受重视的要素之一,武汉年鉴风格走简洁、大方、朴实路线。1997年卷至2008年卷,封面不再使用图片、照片,封面仅印制主要要素中英文书名、年份、出版者,总体变化不大,在封面底色上进行改变,以纯色为主,色调含蓄而深沉。如绿色(1999年卷)、褐色(2000年卷)、黑色(2001年卷)、深绿色(2002年卷)、蓝色系(2003年卷、2004年卷、2005年卷),暗红色系(2006年卷、2008年卷),多采用粗细均等的线条构图,横排。如1999年卷封面采用线条设计,上部和下部用双线间隔分开为年份和编纂者,中部仅书名和英文名。2004年卷封面上中间横排印制书名和英文书名,上部和下部以金色细横条铺满,顶部和底部右侧为年份和编纂者。书脊设计更加醒目和突出,中部印制书名,采用金色以红绿为底色凸显,与封底保持风格统一。最有特色的为2007年卷的武汉年鉴,开始在在细节上进行处理,书名字体变大,黄色,英文和年份采用细条纹线,中部设置梅花标志。下部居中设置年份,并进行艺术字字体变更。细节上的变化,使得封面整体更加活泼、生动、靓丽,反映武汉开始跨入21世纪,作为重要交通枢纽城市、工业基地和全国科教基地,在国家战略格局下,也开始寻求准确定位。

第四阶段(2009年—2015年),武汉年鉴封面不再随大流,开始有自身的思考和风格,又分两部分:第一部分为2009年卷至2012年卷,开始走同系化路线,在封面设计上延续香承接,书名、年份等样式保持不变,使用同色系底色,又嵌入图片、照片作为封面,2009年卷为汉口江滩部分图景,2010年卷封面是高铁火车站武汉站。这一部分以登载反映社会新成就为主,汉口江滩为响应武汉建设滨江滨湖特色现代化城市,自2002年开始改造,经过三期工程,于2006年建成。作为与水有不解之缘的城市,新江滩城市景观环境绿化生态、群众亲水休闲娱乐活动的最大的市民公园,为武汉新的城市名片之一。2009年武汉高铁火车站建成,标志武汉进入高铁时代,年鉴封面刊登影响武汉市的这一大事件,让人印象深刻。第二部分为2013年卷至今,武汉年鉴风格一致,呈现简洁、雅致的特点,以浅色纹理衬底,隐约显现水印的武汉年鉴四个行楷字体,封面上部书名、书号,中规中矩,横列于封面正上方,并采用反光工艺,以凸显书名。样式设计无改动,不再局限于使用图片、照片,仅通过底色的变化体现每一年年鉴不同。米白色底纹(2013年卷)、浅绿色底纹(2014年卷),整体风格更加统一、庄重。

封面是反映城市发展特色最显著的印记。从《武汉年鉴》的变化中可以反映城市背后的革新,改革开放以来的武汉,同全国其他城市一样,在经济、文化、社会生活、城市面貌等方面发生了巨大转变。武汉武钢集团的发展、汉口火车站的建成、天河机场、武汉港、汉口江滩改造、开发区建设,武汉市在这些重要行业和领域取得的成就,及时在《武汉年鉴》封面的显著位置得到登载。然而,也出现一些不足之处。第一,年鉴封面设计单一、呆板、缺乏新意和吸引力度,多以突出反映城市面貌的标志性历史建筑或者重大市政工程等单幅图片、摄影照片为主,且封底作为封面的一部分,过于单调,仅仅留有书号,版面没有充分利用。第二,封面设计未成体系、未成系列,未能全面、准确展示历史发展脉络,缺乏延续性。每一年度的特色不鲜明,有点杂乱无序,有时连续两年设计风格一致;有时设计明显不同于以往。第三,单色过渡,封面直接安排书名、年份等字样,虽干净利落,但缺少年鉴丰富内涵,创新不够,表现力上不足。

三、年鉴封面设计几点思考

翻阅目前出版的地方年鉴封面设计,单纯以城市年度图片、照片在年鉴封面上刊登年度重大事件的做法,已经不能全面体现城市的发展情况,而且选取的不一定就是最具代表性的。比如2011年武汉被定位中部地区中心城市,上升至国家发展战略,这一重大事件就难以通过封面图片展现。再者,同一年发生的大事、要事并不只一件,在方寸之地的封面上想全部用图片方式展现也不容易。因此,如果不能完全从年鉴的整体形象及风格来考虑封面设计,必定会落俗,不能充分体现城市的性质或精神。从长远发展来看,让《武汉年鉴》封面形成自己的风格和特色,“使阅读产生美好联想”的作用,让读者一眼感受到这就是武汉年鉴,笔者认为应从三个方面把握年鉴封面设计:

(一)做好城市定位。封面是年鉴内容形象化的缩影,并非只是为了美观,更应该表现年鉴本身的精神内涵,前提是要做好城市定位,即挖掘城市内涵和地方元素,拥有自身设计理念。如《苏州年鉴》《镇江年鉴》抓住区域特色,定位准确,形成符合自身城市特点的年鉴。我们可以借鉴苏州年鉴的做法,它自2004卷开始外观设计,每年截取《姑苏繁华图》的一部分画面作为铺垫,其它部分以苏州丝绸纹理相衬,定位苏州自古以来的历史文化底蕴、发达的工商业和良好人文环境;2009年卷封面上又镶嵌了“苏州城市精神:崇文、融和、创新、致远”字样,主色调为赭绿色,封底则镶嵌姑苏新貌的图片,显得厚重古朴,正面古风,背面今貌,凸显苏州是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工业城市的鲜明特征。

武汉具有3500多年的历史,也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承载楚文化的古老工艺——汉绣,在明清之际,商业繁荣,为四大名镇之一,同时又是重要贸易运转口岸,长江和汉水交错,分成两江四岸三镇;大码头文化影响着武汉人生活,市井生活是这个城市最亲民的特色,包容、开放是这个城市最显著的特点;敢为天下先,追求卓越是这个城市最具底气的精神。我们应准确把握“九省通衢,得水独厚”的城市定位,思考如何把这些融入年鉴封面设计理念之中。

另外,城市是现代化程度的象征,荟萃城市精华,打造城市名片是大势所趋。年鉴作为地情资料,更是展现城市名片的文化产品。城市定位可以是政治的、经济的、人文的、社会的诸多因素,无论是区位优势、历史底蕴、产业聚集、自然资源独厚,都是彰显城市的个性,比如上海借2010年世界博览会之机,打造“世界性城市”的城市名片;南京推出孙中山先生提倡的“博爱”二字,打造“博爱之都”;广州提出“最生活化城市”的城市名片。如今,武汉城市形象宣传片《大城崛起》中展示各方面的元素,通俗的口号、以繁体汉字为武汉市形象标识,都可以放入封面设计中,作为推广武汉形象的媒介。

定位精准,在读者印象中形成特色印记,这是打造特色年鉴最重要的前提。纵观国内各类期刊中,能长久并且不断发展的都是定位明确的期刊。比如生活类的新周刊、时政类的半月谈等。武汉的定位也应该与时俱进,除了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中部交通枢纽、中国车都、钢铁城和科教基地,其地缘的重要性还在于长江经济带航运中心、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以及滨江滨湖特色的现代化城市。

(二)做好系列化。《武汉年鉴》虽然记录年度范围之内的事,但是放到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的长时段下看,年鉴的封面设计不应只是暂时性的,而应该可以从封面中发现城的变化轨迹,理清经济社会发展的脉搏。再者,年鉴作为连续出版的工具书,说明年鉴是有可能做成独具特色的系列丛刊。因内文版面相对稳定,可在变化上做文章的为封面莫属,以时间为轴线,选定主题,制成封面,形成品牌化效应,让读者通过系列品牌认识武汉年鉴。类似于商务出版局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企鹅出版公司的“企鹅经典丛书”等。这样,多年年鉴如放在一起,整体上存在一贯性而非杂乱的堆砌。

另一方面,年鉴本身常变常新,设计封面上也应保持整体稳定中又有局部变化。时间节点上可依据五年规划为一个周期,以重大发展规划确定鲜明主题,采用渐变式,进行年鉴封面系列设计。一般来说,即书名、年序号、编纂者、的字体、字号、章法布局保持稳定,在颜色、构图上变化。比如2011卷至2014卷的《江阴年鉴》的“石头”系列,每卷封面上都有一个石头雕塑,石雕主题分别是“江尾海头”“延陵古邑”“春申旧封”“吴韵楚风”,系统的介绍江阴深厚的历史文化和地理特色。以长远眼光来看,年鉴存史的价值,从封面的系列性上即可体现。这里的系列化,不仅仅是整体样式不变,通过色彩变化表现连续性,更是要形成主题化,突破时间界限,甚至地域界限,与城市相关的重大深远意义事件应当显现。年鉴不仅是记载历史更要昭示未来,许多年鉴都有自己的个性和风格,但是如何把这种特色和风格成为常态,保持稳定和延续,使读者识别年鉴系列,才是当前要思考的问题。

(三)做好风格定位。从年鉴作为权威性的资料文献来说,在封面设计风格上理应庄重、严谨、大方。对于地方性综合年鉴而言,应该与城市的发展和定位紧密联系,选择合适的风格。城市有历史人文积淀、自然风光独具或者工业社会积累的区分,年鉴作为记录城市的基本资料,封面也有不同的风格: 有简约庄重的、也有深厚质朴的,有清新雅致、也有时尚大气,有富丽奢华的、也有古色古香的。笔者所看,虽然设计上对称、平衡结构更显庄重,但是不能否认,不规则图形更能带来韵律感、节奏感,有利于提高年鉴的辨识度和区分度。比如《深圳年鉴》,从2012年卷开始改版,封面构图偏左,年份字体放大,竖斜排列,大胆使用多种明快色彩,采用图形组合方式,配置色调的变化,使年鉴封面新颖、活泼,这种抽象、颇具现代都市感的风格符合特区城市开放兼容、活力奔放的个性,是对城市风格的准确把握。

要形成风格化强烈年鉴,在封面设计上做到特色化、个性化,包括独特鲜明的时代特色和地方特色,这是区别于其他综合年鉴的关键之处。如果年鉴在框架设计、条目编写上因科学分类和阅读习惯,大同小异,那么能凸显各自年鉴特色的在封面设计可以进行自由把握。目前,大多数年鉴封面或是图片(明图、暗图)、或是不使用图片,提炼代表性的图案、标志,或者仅印制书名、年份,单色。年鉴封面要创新就要摆脱单纯使用地标建筑、景物图片或者只有书名的方式,随着电脑技术和印刷工艺的更新,借助技术手段,封面多样化选择增加,比如年鉴年份、外文书名的设计,与汉字相比,数字和字母的可变性更多、抽象性可活跃版面。再者,年鉴作为信息传播载体,封面也并非要局限于图片,文字的设置也具有重要的内涵,借鉴市面上期刊、书籍的设计理念,比如年度主题词,采取水印的方式在封面上标记出年度焦点、热点、重大事件的关键词,进行导读以指引读者,这样不占版面而且提高信息量,又有明确指向性。至于在细节处理、设计手段上不具体展开,基本原则是封面设计上多做减法,宁简勿繁。笔者认为,武汉年鉴封面风格的选取上可以走“水文化”的风格,围绕一城秀水半城山格局,连通四海,襟怀江天,上善若水的气韵,让武汉年鉴有“汉味”。

日本装帧设计师杉浦康平有一个很好的比喻:“一本书就像一个人,而封面则相当于人的脸,书的大致内容、品位高低,可以从封面设计的风格上基本反映出来”。一部精思巧拙的年鉴封面,会增强年鉴在读者心目中的地位和易识别性。年鉴既不能背离特殊政府刊物权威性,也要与时俱进,常编常新,通盘考虑城市定位,形成年鉴自身的个性与特色。我们要想打造一部精品年鉴,只有打破定式思维,大胆创新,努力分析、挖掘本地的特性、优势,用大篇幅、花心思突出、集中反映城市特点,以把年鉴放置在长时段大背景下的眼光,设计反映时代发展本质的封面,形成别具一格的风格。